“大怪”张伯驹

收藏的最高境界

微信号:qinglan0756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复制微信号

文眼识古董 收藏品自高 收藏的最高境界 感悟中华,赞祖盈祥。 运交华盖,慨当以慷。 神交历史,深谙沧桑。 敬畏神明,自然收藏。 体验文玩,提升涵养。 查阅经典,解读华章。 举一反三,博引旁张。 触类旁通,快乐情商。 欣赏大美,品位升央。 心如止水,人间

张伯驹在一些题诗里自称“中州一怪”,中州是其故乡河南项城,“大怪”是他拜把兄弟孙耀东给取的绰号。孙曜东家与张伯驹家有世交,张伯驹在上海那段时间与孙耀东往来密切,他能娶到潘素、后来逃离日伪特务七十六号的绑架都得益于孙耀东的帮助。在《十里洋场的民国旧事》一书中,有一段孙耀东对张伯驹的回忆,给我们勾画出一个真实的张伯驹。

张伯驹家境显赫,父亲张镇芳是袁世凯的表弟,官居要职,善于理财,后创建盐业银行,为“北方四行”之首。然而,张伯驹却淡泊名利,生活朴素到令人难以置信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赌博、不穿丝绸,也从不西装革履,长年一袭长衫,而且饮食非常随便,有个大葱炒鸡蛋就认为是上好的菜肴了。他对汽车的要求,只要有四个轮子而且能转就行了,丝毫不讲派头。

▌青年张伯驹在丛碧山房寓所留影

更主要的是,他身上集中了太多的矛盾性,不真正熟悉、了解的人绝对百思不得其解。比如,他父亲极力“保皇”,他的大表兄袁克定不择手段地要当“皇太子”,而他却坚决反对帝制;他与袁克定政治上形同水火,私交却非常好,袁世凯死后袁克定很快潦倒,晚年全靠张伯驹接济,直到1958年在张伯驹家去世;他父亲善于理财,他作为长子继承父业, 20世纪30年代中期接办,却大权旁落,不会打理,只挂个总稽核的虚衔,不真正管事,但是在某些地方他却别出心裁,心思极细,令人刮目相看,比如紫禁城里变卖旧地毯,到处兜售没人买,拿到盐业银行的时候张伯驹以极低的价格留下了,原来他发现地毯里含有金丝,抽出来卖了3万多银元,加上地毯一共卖了6万多银元,那时候100银元能买2亩地;他喜欢京剧,为照应京剧界人士不知花了多少钱,也喜欢登台表演,扯起喉咙唱几段,可是他天生没有一副好嗓子,坐在台下听他唱戏,第三排以后的人就听不见声音了,大家取笑他是“电影张”,因为电影原来是没有声音的。

▌张伯驹演出《别母乱箭》剧照

他的一些习惯行为也很怪,有时候高朋满座,大家谈笑风生,而他觉得话不投机,就坐在一边一根一根拔胡子。去孙耀东家拜访,孙耀东要是不在,他能在客厅等3个小时,也不让佣人打电话找孙耀东,只是坐在客厅拔胡子。张伯驹对谁也没有大少爷的架子,从不发脾气,喜怒哀乐不显于形,高兴时最多咧咧嘴就算是笑了,但绝不会笑出声,经常是面无表情的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他生活在一个政治大家族里,却对政治势力始终保持一段距离。久而久之,孙曜东和他大哥孙仰农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--大怪,他也应声,后来亲戚朋友中就叫开了,他给人题诗有时候就署名“张大怪辞”。

张伯驹身上还有股孩子气。这次展览展出了一张张伯驹晚年抱着猫的照片,展厅入口处的雕塑就是以这张照片为原型创作的。据张伯驹和潘素的外孙女楼朋竹女士回忆,张伯驹晚年养了一只波斯猫,一只黄眼睛,一只蓝眼睛,很漂亮。张伯驹非常喜欢这只猫,几乎寸步不离,一会儿看不到就让家人去找,每天吃饭的时候,总是先喂饱了猫,他自己才会吃。

收藏就是收到了藏起来!俭朴带来效率

平讲平说 在讲到《诫子书》的时候,一般会解读5个要点:淡泊、俭静、惜时、子女、健康。其中在讲到“俭静”二字的时候会以“静”字为主,围绕情绪管理的原理和方法进行展开,而“俭”字往往就一句话两句话就带过了,在10次课程当中有8次不会展开。不过实际上

▌晚年的张伯驹

建国后,张伯驹的收藏热情不减,但是家里已经没有足够的钱供其买字画。有一次他看上一幅画,出手人要价不菲,潘素考虑到现实的经济状况和生活所需,有些犹豫,张伯驹见此,一下躺倒在地上,怎么也不肯起来。直到潘素答应他,他才从地上起来,拍打拍打身上的土,若无其事地回屋睡觉了,要知道这时候的张伯驹已经50多岁了。

本文节选自2019年2期《收藏》杂志《高山仰止--张伯驹与潘素的文艺生活》一文,更多内容请关注当期杂志。

《收藏》创刊于1993年 一册在手,把握收藏

微信名:收藏杂志

微信ID:sczz029

《收藏》微博ID @收藏杂志

本文源自头条号:收藏杂志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收藏是古玩知识积累的过程

十四、赝品钧窑红斑大碗 早年收藏的一只钧窑红斑大碗,看器形,也算规整。胎土也可以,看修胎明显是元代修圈足,碗内可见修胎痕。釉色温润,有收缩毛孔,看似一件开门的元钧窑大碗,其实这是一件赝品。 仔细一看,红斑呆板,红斑与天青釉交接处,没有相互溶接